拖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清水河一座乌托邦新城的破产

发布时间:2021-10-20 13:27:05 阅读: 来源:拖把厂家

清水河:一座“乌托邦”新城的破产

清水河:一座“乌托邦”新城的破产 更新时间:2010-5-21 0:12:26   时代周报记者 黎广

清水河县城关镇。

十年前,财力只有3000多万元的国家级贫困县内蒙古清水河,响应国家大力建设开发区的号召,计划投资61亿元建造一座现代化的新城。尽管严重缺乏建设资金,也遭遇了不少反对意见,但“无权拍板”的清水河县服从了上级决策,造城计划得以推进。十年过去,这个“拍脑袋决策”失误造成的后果全盘呈现:旧城发展停滞,新城停工烂尾,清水河县不得不重启旧城建设。

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清水河县,一个财力只有3000多万元的国家级贫困县,曾计划投资61亿元造一座新城。而十年过去了,新城遍布烂尾楼,旧城区的建设方才被提上日程。

十年前,适逢中国大力建设开发区之时,清水河县也在上级领导的授意下着手打造新区,进行迁城和招商引资。但2006年,因为追加资金不足和宏观政策收紧,新城建设停工。以已经完工的县政府大楼、地方税务局和财政局大楼为代表的新城,孤零零地立在清水河县至呼和浩特市必经之路的一座山头上。

这曾是一个计划中的“美丽新世界”,但现在,如果除去狂风从废弃工地里传来的低吼声和几声鸽子的咕咕声,新城万籁俱寂。

新城诞生记

清水河县地处呼和浩特市往南120多公里的黄土高坡上,因一条从当地流过的内陆河而得名,但县城所在地的城关镇早已没有了清水的痕迹。

作为县城的城关镇其实只有一条主要街道,各色商贩云集于此。它是整个县城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所有功能都在这条不足3公里的道路上实现了,清水河县政府就在这条路的东边。

然而,由于基础设备的落后,城关镇显得脏乱无序。在马路北边人们居住的山坡小道上,生活污水尽情蔓延,生活垃圾也就随意地堆在了墙角。一阵风吹过,漫天黄沙卷起这一切,把整个县城笼罩在迷雾里,这种状态已持续了十几年。

城关镇往北26公里,就是清水河县“新城”,那里也有一座县政府大楼,只是它还不曾有机会发挥自己的职能。

10年前,清水河县政府决定在王桂窑乡的驼场一带划出5平方公里修建新城,当时计划投资61亿元。

对于被社会称为“拍脑袋”的这项决定,时任县委书记并且主要负责这项工程的张亮对媒体说,当初他被下派到清水河县“是带着任务去的”,其中之一就是呼市领导建议建设新区迁城,打造平台进行招商引资。

而当张亮来到清水河县后,他才明白建新城是“必需的”。“我是当兵出身,去过很多地方,但从未见过如此落后的县城。”张亮的言下之意是要想改变这一现状,建设新城是唯一办法。

但这不是新区建设的唯一动力。在清水河县国土资源局出示的一份《关于清水河县新区建设用地情况说明》的资料中,提到了旧县城“同时也影响了呼和浩特市首府地位的形象”。

对这一说法,1994-1999年任清水河县副县长的曹罡作了补充:“当时呼市计划打造一条从呼和浩特到清水河县的经济带,在这个经济带中清水河的实力最差,所以这个项目也是为打造经济带服务。”但对于饱受非议的造新城运动,曹罡一声叹息:“这样的工程显然不是一个县级单位有权拍板实施的。”

城关镇因此成为受害者:由于所有的资金都用在了新城,城关镇的发展和基础设施的建设已经停滞,甚至在这个只有两三万人的县城也出现了很多烂尾楼。

据在城关镇建行工作的老张回忆,不少烂尾楼已经停工多年。“当时说要‘倒城’以后,城关镇的房价就一直降,那些盖了一半的楼也懒得再盖了,怕倒城以后连住进去的机会都没有。”

当地居民对“倒城”一事也普遍不满。除了现有生活未得到改善以外,另一原因是,长期住窑洞的居民对搬进楼房心存恐惧。“窑洞冬暖夏凉,其实住起来还是很舒服;但更关键是没钱,城关镇有一栋集资房,一套房子15万元,没几个人买得起。”老张说。

城关镇人透露,实际上真正有经济实力的人,宁肯在呼和浩特市购买住房,他们对新城的尴尬地理位置毫无兴趣。

不过曹罡觉得这不是问题:“新城本来就是政府的行为,老百姓住不起的话,政府一定有相应的优惠措施。”但从新城的投资结构来看,政府在其中并不占有主导地位。

新城建设的一份估算表显示,新区的整体建设工程计划总投入为61亿元,但在资金筹措方面,当地政府自筹仅占5.42%,总额为3.31亿元。而根据《内蒙古年鉴》,清水河县十年前的财政收入为3631万元,并且当时还负债1000万元左右。

新城资金来源之谜

尽管建新城的决策在2000年就被清水河县常委会和县人大通过,但直到2003年,新城的建设才正式动工,而那时新城的土地利用还未得到批复。

如今的新城尽管是一片烂尾楼,但县委的三栋行政楼已经完工,据当时的县领导说,率先兴建政府大楼是为了给社会和企业吃定心丸,让他们放心来投资。

张亮也为投资指出了三条路:一是县政府自筹部分资金;二是各单位积极向上级争取申请资金;三是社会化融资,县里提供优惠政策,建筑商提供公共设施建设,他们提供土地政策,让其在新区做其他房地产开发。

事实上,在招商引资方面,清水河曾有过成功的希望。为了扶持清水河镇,呼和浩特市曾介绍给清水河县一个投资超过百万元的火电厂,但由于国家“十一五”规划中小火电项目被关停,这一投资最终流产,并间接导致清水河县招商的失败。

大型投资项目的丧失导致新城建设的追加资金难以为继。现居呼和浩特市的清水河县人黄河清说,这也促 使当时的清水河县想尽一切办法去占有和挪用资金。

霍秉华的600万元就是这么消失的。他是清水河县的传奇商人,毕业于清华大学MBA经济管理专业,2003年年末还被评为中国改革开放25年百名优秀人物。

2001年,霍秉华计划投资修建从清水河县至山西偏关段近50公里的109国道,得到了呼和浩特市的首肯。“呼市有关部门对他的项目进行立项,并拨款600万元进行扶持,但这笔钱到了清水河县财政部门时被扣了下来。他们直接把这笔钱投到了新城项目上。”霍秉华同母异父的哥哥牛三斤说。他对此完全理解。

但牛三斤不理解的是对县里有贡献的人为何会被抓起来。去年1月30日,霍秉华被批捕,关押在清水河县看守所。在牛三斤看来,清水河县实在怪异,比深圳还要“特区”。

清水河人普遍猜测,霍秉华失去部分工程款后,拖欠了县里2000名左右民工几个月的工资,导致部分农民工不断上访闹事。为了平息这一事件,当地政府便决定将其收押。

但霍秉华的律师荣国华说,批捕霍秉华的理由为“虚假注资”,“但当地广为流传的‘影响社会治安’也不是空穴来风。”

对此,黄河清不由得叹息:“霍秉华在当地的口碑是两面的,一是他大胆,另外就是他是个悲剧英雄。”黄河清解释说:“即使不是造城,当地政府挪用各种款项的现象一直都很常见。”

看守新城的老人。

清水河“特区”

5月初的那几天狂风不止,站在清水河县王桂窑乡的新政府大楼前,人甚至会有被吹起来的感觉。狂风穿过县政府新大楼旁只打了地基的宾馆时,发出了一阵阵凄厉的嗡鸣。这个声音惊醒了栖息在县政府大楼屋檐下的野鸽,它们咕咕地叫了几下,飞向了远方。

在新城这片土地上,除了已经成型的16栋大楼,余下的项目有些只盖了一半,有些仅仅只是打了地基。尽管如此,这座“小城”的规模和基础建设看上去仍比目前的城关镇现代化,但遗憾的是,新城目前的“居民”只有19人。

50多岁的张粉团就是其中之一。和其他患有老年痴呆症、气管炎、失聪等同样上了年纪的“居民”比起来,她的思维相对清晰。“我们都是附近的村民,是施工队把我们找来的,要我们看好这些没人住的大楼,以防有人砸玻璃或偷东西。”

张粉团说,她已在此看了五六年的房子,每月从施工方领取200-300元的工钱,但最近几个月,施工方不再派人来了。不过,即便如此,他们也没有离开的念头。

由于经济拮据,张粉团等人的主要食物是土豆,蒸土豆和用土豆做馅的大饺子,刨下来的土豆皮也都被留下来,“煮一煮,用来喂狗。”对他们来说,看管这些大楼的主力军反而是狗。张粉团不在乎自己是否能尽到保护大楼的责任,“我们已经没有能力和办法追求所谓的幸福了,就看能不能看到这个地方有人来住吧。”张粉团说。

她的这个愿望看上去并不容易实现。

从2003年开始,清水河县新城就是边建设、边申报、边审批的“三边工程”,即使到现在,它也没有正式的身份。

一位原县级领导解释说,审批过程没有四五年是无法完成的,但由于当地经济要发展,机遇也是可遇不可求,所以在新城建设上是“先上车后补票”。

2008年2月,修改过的清水河县土地利用总体规划终于获得通过,但此时,新城建设停工已近三年。这激起了当地百姓对当时那届政府的极大不满。

当地人纷纷说,在过去的十几年里清水河县县长换过好几任,但是当了7年县委书记的张亮,给清水河县的经济发展带来了负面效果。据了解,张亮是山西大同人,其在任期间将清水河县效益不错的焦化厂和水泥厂等当地大型企业低价卖给了山西老板,而在新城建设方面,张亮也将部分工程发包给了自己的亲属。

虽然这一问题没有得到求证,但对于新城建设,牛三斤回忆起了原县人大主任徐越在世时,曾专程赴京反映情况。“一些真正关心清水河县发展的领导,也都不赞成新城的项目。”牛三斤说。

不过曹罡却不认同这个说法:“我当时没有反对过啊,这是上级的意思,并且这个决策的出发点是好的,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当然是支持这个决策的。”不过他还是叹了一口气,“对这个决策有意见那也是很正常的事。”

因此当大部分当地人埋怨这一工程是为少数人牟利时,将此事定位为决策失误的说法也不断涌现。

但黄河清说,由于新城建设规划距今已有十多年,当年参与这一计划的官员早已离任,因此从问责上来说,对其十几年前的过失也难以追究。

有意思的是,关于造新城一事,《清水河年鉴》只在2003年有简单提及,而2001年出版的《清水河县志》只字未提。

不过城关镇人对此早已淡漠。随着新城计划的夭折,如今的清水河县已经启动了对城关镇基础设施的改造工程。清水河县政府的一份文件显示,2010年,清水河县将要办成8件对老百姓有益的事,除了投资1001万元修建无害化垃圾处理厂外,还将完成集中供水工程10处,解决0.2万人和0.8万头牲畜的饮水困难。

于是在城关镇东边的危桥处,开挖道路进行水管填埋的工程总是不断吸引村民围观。“如果生活真的能好起来,我会把家里改短的暖气片重新装回去的。”牛三斤说。

声明:本频道资讯内容系转引自合作媒体及合作机构,不代表自身观点与立场,建议投资者对此资讯谨慎判断,据此入市,风险自担。

体操垫厂家

上海报关公司

镀铜圆钢

光面管暖气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