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把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曾是校队流川枫如今33岁已谢顶重庆民警也有着和滚枝森一样的经历

发布时间:2021-01-08 19:06:19 阅读: 来源:拖把厂家

郝晓明 33岁,2010年11月入警,从事DNA检验工作7年,如今谢顶严重。

张 熠 1980年出生,2011年到土桥派出所当民警。因为经常熬夜,4年时间,黑发都变白了。

滚枝森 1992年出生,从警已有三年半时间。这是他6年前后发量的对比图。

《6年前是林志颖,6年后是郭德纲》,最近这样一则新闻让还没满27岁的贵州六盘水市民警滚枝森一夜火了——他在朋友圈发自己入警6年前后的对比照,结果在网络上被疯狂转发评论。

这样的情况在重庆民警中也并不少见。近日,记者收集了多位基层民警入警前后的照片,发现不少人情况和滚枝森相同——入警前风度翩翩;入警后几年时间,经验和业绩上去了,发际线也跟着上去了。

“6年前是林志颖,6年后是郭德纲”,当这些感同身受的民警说起这句玩笑话,都会摸着自己的头发发笑。可回忆起这其中一段段辛酸苦辣,却没几个人能笑得出来。

他曾是校队“流川枫”

如今成了“实力派”也不在乎

昨天下午4点,巴南区人民广场附近,广场舞已经把这片区域变成了狂欢现场——低音炮里传出的“小苹果”,身着花衣跳得起劲的老人,穿梭广场嬉笑打闹的孩童,在场的人们都全身心享受着热闹气氛带来的畅快。然而,就在附近一栋不起眼的建筑里,一场正邪的激烈较量正在无声地进行着。

这里是巴南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的所在地,郝晓明团队的实验室也位于此处。这场激烈较量,指的就是在郝晓明的实验室里,正如火如荼进行着的DNA提取工作。说是较量,一点都没有夸张的成分——为了让现场粘附有犯罪嫌疑人DNA的物品最大程度地发声,最终锁定嫌疑人,或是提供破案证物,每一次DNA提取过程都是一场硬仗,最终的结局自然也只有两个:提取成功,案件侦破得以继续;反之,则需要继续攻克。

对郝晓明来说,这样的较量成了常规。每一次DNA提取实验耗时至少8小时,整个过程需要严格遵守每一道流程,不能间断,容不得半点污染。否则,很可能导致实验失败。

无论是8个小时不休息的课堂,还是8个小时不上厕所的会议,这都是让人无法忍受的折磨,更何况是8小时不让说话、不能停歇的实验。

郝晓明,男,33岁,中共党员,研究生学历,农学、管理学硕士,2010年11月入警,现为巴南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刑事技术大队民警,从事DNA检验工作7年。1米75的个头,偏瘦的身材,带着阳光的笑容,清秀的面庞,如果只是前面这些条件,郝晓明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个帅哥,只可惜发际线给他减了分——才33岁,头顶已经开始反光。

“学理科的,搞研究的,人到中年都是这样!”郝晓明预感到问题所在,挠着头皮,先一步作解释。现场马上有几个同事摘下帽子现身说法,“确实是这样,反正都结婚了,咱们也不在乎。”

大学时的郝晓明特别喜欢打篮球,还是学院篮球队的主力后卫。那个时候,清瘦的郝晓明一头乌黑的秀发,加上动作帅气,举手投足一副“流川枫”的气质。不过,自从2010年入警到现在,他已经明显变成了“实力派”。

“付出是值得的!我一点儿不后悔!”郝晓明语气中充满了自豪。经过上千次的试验,郝晓明团队终于筛选出可有效提高接触DNA转移效率的活性物质,郝晓明和同事们再接再厉,不断优化试剂成分,最终确立了最优配方,成功研制出“高效接触DNA转移试剂”,让原本困难低效的DNA提取技术迈进了一大步。

实战成绩证明,郝晓明青年创新团队自主研发的“高效接触DNA转移试剂”具有极高的实战价值,将在公安刑侦打击和法医鉴定等领域发挥重大效用。目前,团队已申请国家发明专利两项,发表论文10余篇,其中在《中国法医学杂志》《中国司法鉴定》等国家级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3篇。

“甭管长得多帅,外表都是虚的,我为公安事业做出了贡献,为人民的安宁贡献了力量,这才是实打实的!”说话中,郝晓明眼中的“火苗”烧得更旺了。

4年时间头发全白

拿身份证办业务被疑不是本人

1980年出生的张熠是地地道道的重庆崽儿,2000年从警校毕业后,就一直在巴南区公安分局工作。

“2011年我到土桥派出所当民警,也是从那时开始,因为经常熬夜,我的头发都变白了。”昨天下午,记者在土桥派出所看到张熠除了后脑勺还有点点黑发外,基本上都成了雪白的状态。

“我现在是派出所的探长,负责治安这一块,工作压力也很大。”张熠说,自己从2011年开始到2015年的这四年时间里,面貌变化是最大的。“最开始是额头有些白头发,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只要熬夜,一个晚上就会冒出来好几根。”

“我们是基层派出所,需要24小时值班,有时候案子都是后半夜发生,出了现场,抓到犯罪嫌疑人就要进入连夜的工作模式。”张熠的同事石海亮告诉记者,自己和张熠是一个小组,有了警讯就要第一时间赶往现场。“有一次我们接到了一个精神病患者袭击人的报警,第一时间到现场,还被患者用啤酒瓶攻击了。”

“有时候和家里人出去,他们也会喊我把头发染成黑色,这样看起来年轻一点,要不然都以为我很大岁数了。”有一次,张熠到家附近的电信服务点办理手机业务,因为身份证和本人差距较大,还被拒绝了。“那一次才搞笑呢,当时服务点一共有3个工作人员,第一个人看了身份证,拿给第二个人看,第二个人又拿给第三个人,最后他们明确表示,我不是身份证的主人。”张熠笑着说,最后自己没办法,只能是打了证明,到电信总公司才办理好了手机业务。

“其实,白了头发没得啥子。在我工作的这8年时间里,辖区越来越好,给人民群众更多的安全感,我觉得我这头发白得很值。”张熠坦言,自己有时候在辖区巡逻,有熟悉的群众和自己打招呼,让自己觉得工作越来越有动力。

记者手记

你以为的岁月静好

不过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

2018年,曾有一句话刷屏朋友圈——“你以为的岁月静好,不过是有人为你负重前行。”

在采访中,很多基层民警都会跟记者提到自己累,但值得。同时,记者也看到,很多老百姓有了问题都会第一时间想到找民警帮忙。甚至夜深人静时,他们也不能入眠,有了任务就要第一时间冲在最前面。

网络上,随着贵州90后民警滚枝森因脱发走红,也有很多网友留言表示,“警察需要24小时值班,随时保持着出警的状态,这样的精神压力是其他工作所不能比拟的。而且,警察工作很高危。据统计,在2018年,基层牺牲的民警有300多人。我要给警察点个赞。”

同时也有民警留言称,作为一名警察,身体素质要过硬,心理素质也得比平常人高。

民警滚枝森走红的原因是那一组对比照,这样的表象让人忍俊不禁,可如果你真的经历过他这几年的工作,真的体验过他无数个不眠之夜的工作和惊心动魄抓捕,真正经历过身边例如杨雪峰、姜瑞华这样老一辈优秀民警的离开,甚至徘徊于死亡边缘,你绝不会再觉得,这其中有任何的笑点。

重庆晨报·上游新闻记者 景然 曲鸿瑞

说说我的爸爸

我爱秋天的落叶

春游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