拖把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拖把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管道缺失考验加拿大-【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1:05:24 阅读: 来源:拖把厂家

管道缺失考验加拿大

中国页岩气网讯:2006年,哈珀在一个外交场合宣称,要将加拿大建设成超级能源大国。此后,哈珀的宣言几乎成了加拿大自然资源部部长乔·奥利弗的口头禅。

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加拿大拥有成为能源超级大国的潜力:海量油砂资源稳步增产、页岩气和致密气产能迅猛提升,在国际原油市场上,世界第三大石油储藏国和世界第六大原油生产国加拿大的地位与日俱增。

加拿大成为能源超级大国几乎只是个时间问题,然而,拥有资源仅仅是成为超级能源大国的必要条件之一。出口管道运力严重不足正在考验加拿大。

现有出口渠道拖后腿

出口多元化迫在眉睫

地理上毗邻美国这个巨型能源消费市场,加拿大早在1959年就将自己设定为美国油气的主要供应国。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全球油气市场风云变幻,云谲波诡,但加拿大油气出口的主要客户仍是美国。当前,加拿大几乎所有的石油和天然气产量都出口到美国。

本想“从一而终”的加拿大未料到,近年来,美国国内油气产量激增,对加油气需求逐年下滑。这个供需基本面的改变已经让加拿大别无选择,拓宽出口市场,另觅“新欢”成了加拿大的必修课。

或许,摆脱对美国这个自给度日益提升的市场的依赖,锁定几个具有巨大增长潜力的出口市场,才是加拿大成为超级能源大国的先行条件。

加拿大将目光锁定在能源需求猛增的亚太地区。在今年的一次能源和矿业部长会议上,乔·奥利弗表示,从2010年到2035年,亚太地区的油气需求将增长35%,加拿大应该抓住这个机遇,将自身打造成亚太地区的能源供应国。“这是一个关键时刻,我们必须快速做出决定,是利用这个机会,还是与它失之交臂。”

然而,政界的努力在有限的出口管道面前显得如此渺小。加拿大的石油产量主要被“锁”在内陆。目前,在西部艾伯塔省重油产量持续增加的背景下,将这里的原油输送到美国和加拿大西海岸的现有管道早已不堪重负,这使得大量原油不得不通过铁路运往美国。

于是,新建输油管道的呼声越来越大。加拿大能源公司(TransCanada)几年前就计划增修一条长达2700公里的管道(Keystone XL),将产于艾伯塔省北部的油砂油输送到美国的石油精炼中心墨西哥湾。这条旨在直接打通上下游的跨国输油管道却迟迟无法通过美国的审批。环保人士激烈反对该项目,认为管道存在破坏环境、污染水源的隐忧,管道经过地区的土地产权购买也要进行旷日持久的谈判。

虽然TransCanada和管道的支持者还在努力促成这条管道的建设,但加国内反对的声音也很强烈。上月,加拿大最大反对党重申,反对通过Keystone XL输油管道将油砂原油运往美国。理由是,输油管道会把原本可能在加拿大创造出的制造业就业岗位转移至美国。

Keystone XL的命运还是未知数,但至少它让加拿大更清晰的认识到出口渠道多元化的必要性。哈珀曾表示,Keystone XL管道给加拿大敲响了警钟,“我们有必要降低对美国的依赖,并加强与亚洲的联系”。

事实上,加拿大已计划建设一条从艾伯塔省油砂田通往太平洋海岸的管道,以便将油气更快运抵亚洲市场。2012年年底,安桥公司(Enbridge)提出了修建这条名为“北方户门”输油管道的建议。该管道计划将油砂油送到太平洋港口基蒂马特,接着通过油轮出口给亚洲客户,该项目全长1172公里,运输量将达到52.5万桶/日。

花旗银行曾在今年2月发布报告称,通往亚洲的出口管道一旦建成,加拿大油气生产商就能成为世界上能源需求增长最快市场——亚太市场的主要能源供应商。

然而,同Keystone XL输油管道一样,这条加拿大今后能源战略的大动脉也遭到了土著居民、环保人士、政府反对党甚至是美国环保主义的反对。

19日加媒体消息,加联邦内阁将在2014年7月宣布决定是否修建“北方户门”输油管道。

迄今为止,这两条原本蓄势待发的“油龙”仍伏在各种规划图纸上。“解锁”加拿大油气资源的路还很长。

WCS同国际油价价差拉大

加拿大石油出口利益缩水

原油是加拿大最大的出口商品,然而,原油出口路径狭窄、全盘依赖美国已让加拿大付出了沉重代价。最为明显的是,加拿大油气生产商无法享受更高的全球石油市场价格,而是按照北美的标准定价。

“管道运输能力短缺让加拿大付出了高昂代价,原油运送到美国边境,我们不得不被迫接受低到谷底的价格。”加拿大国家银行资深经济学家Krishen Rangasamy分析称。

出于这个特定因素,加拿大国内基准油价——西部精选原油(WCS)的价格和国际原油基准价,例如西德州轻质原油(WTI)和布伦特油价的价差不断扩大。

虽然加拿大出口WCS原油,但因为该国东部的炼油厂无法获得国内的原油,从而不得不以每桶高出约40美元的全球价格购买同等质量的原油。这几年WCS原油相对价格不断下滑,一进一出,加拿大的损失不断扩大。

今年10月5日,WCS现货价格降到了历史低点,仅为51.37美元/桶,而当时的WTI期货价格为92.72美元,布伦特价格为109.69美元。WCS和WTI原油价差扩大至40多美元/桶,体现了将重油运离加拿大的难度加大。如此一来,加拿大从国际油价上涨中所能获得的效益正在收窄。

分析人士认为,如果Keystone XL输油管道得到奥巴马政府批准,即使赶不上全球原油的标准价格,加拿大油气生产商也能得到更接近北美平均水平的净回报率。

缩小同国际油价之间的差距,甚至在原油大量输往亚洲后形成一种新的品质基准和定价体系,都是加拿大热切盼望发生的事情。Krishen Rangasamy曾预测,一旦获得直接出口亚洲市场的能力,加拿大的石油也将接近甚至同样享受“世界价格”。

加拿大《金融邮报》称,WCS同国际油价之间的价差限制了加拿大出口商品的利润,加元与国际油价挂钩,价差增大也令加元承压。该报还称,同国际油价之间的价差增大甚至影响了外国投资加拿大油砂项目的热情。

当下,美国正号称要超过沙特,成为世界最大原油生产国。伴随着美国原油进口需求的减少,要想成为真正的超级能源大国,加拿大必须戒掉对美国的依赖。

亚洲或许能成为加拿大的“新欢”,无论是哈珀密集地访问中国、日本、韩国等亚洲国家,还是乔·奥利弗对亚洲的穿梭外交,都证明了这一点。但征战亚洲市场的同时,加拿大也还需要理清自家的管道建设步伐,为原油出口到亚洲铺路。

抛开国际原油市场变化、加国内政坛变迁等其他因素,单管道建设滞后这一条,就已是羁绊加拿大成为能源超级大国的重要变量。

责编:王亭亭

百色定做职业装

武汉工服定做

漳平西装订制